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執魔

第623章 帝云滅,雨皇懼

【書名: 執魔 第623章 帝云滅,雨皇懼 作者:我是墨水

執魔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http://www.yboxwi.live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光腦武尊韓娛之勛帝臨武俠仙界獨尊極品全能狂少擇天記妙醫鴻途某科學的火影忍者暗黑破壞神之毀滅霸唐最強特種兵之龍刺女神的近身護衛    修真界之中有一類人,天生是為修道而生,乃是上天的寵兒。

    這些人在出生之時,往往會伴著異象出生,獲得上天恩賜的護體神通,福澤無量。

    四色帝云便是一種極為厲害的防御神通。

    云瀟湘有四色帝云護體,同級之中幾乎無人能攻破他的帝云防御。

    帝云之中,更蘊有神霞萬道,碎三境界之中,罕有人能擋下云瀟湘的霞攻。

    望著橫掃而來的萬縷神霞,寧凡目光一凜,毫不猶豫的取出夏皇劍在手,一劍朝萬霞斬去。

    見寧凡揮劍斬神霞,云瀟湘眼露出譏諷之色,屈指一點,催動萬縷神霞朝夏皇劍光掃去。

    神霞一掃之下,夏皇劍光登時粉碎,余波則化作一道道金色海浪,朝寧凡反震而回。

    被余波一震,寧凡胸口一痛,在長空中連退百步,方才穩住身形。

    僅一個照面,竟已被余波震出不輕的傷勢。

    “云瀟湘很強...他有四色帝云護體,便是尋常碎四老怪都可一戰。如今的我,尚不是他的對手...”寧凡一嘆,他終究尚未碎虛,就算手段再多,也不可能越過這么多級別,戰勝云瀟湘。

    四面八方的雨界修士,紛紛驚呼起來。在場的不少修士,都曾親眼目睹寧凡與蘭陵王的一戰。

    當日,寧凡憑夏皇劍之威,一劍斬殺蘭陵王,夏皇劍的兇名,曾令無數雨界修士聞風喪膽。

    但今日。足以斬殺蘭陵王的夏皇劍光卻被云瀟湘從容破去,這一幕自然讓群修議論如潮。

    “素衣侯很強,憑借化身、抽魂兩大神通,再加上威能恐怖的黃金劍光。甚至足以與碎二修士一戰...但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是二皇子的對手...二皇子的四色帝云,非碎四修士不可擊破...”

    “二皇子有四色帝云護體,雨皇之下。幾乎已經無敵于雨界了。素衣侯的真實修為僅僅是歸元太虛而已,就算可以戰勝蘭陵王這種新晉碎虛,也絕不可能戰勝二皇子這種老牌碎虛的。”

    “或許素衣侯還有底牌在手,可稍稍抗衡二皇子的帝云霞光也未可知...”

    “道兄莫要再說笑了,貧道可不信素衣侯能抗衡二皇子的帝云霞光。”

    沒有人關心寧凡為何會突然回天云國,強闖司天城的禁地。

    他們只關心一件事:今日的這場爭斗,會朝著什么結果發展。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三顆雷震子藏在袖中。

    一手持劍,一手則暗暗捏住雷震子。

    他心知自己不是云瀟湘的對手。只是無論如何。今日他都要進入禁地。非去不可。

    寧凡暗暗估算著四色天云的防御力:一顆雷震子足以瞬殺碎二修士、重創碎三修士。三顆雷震子的威力疊加起來,足以擊破云瀟湘的帝云防御,并將云瀟湘重創。

    若是動用四顆雷震子。甚至有機會將云瀟湘一個照面瞬殺...

    若是動用兩顆雷震子,稍稍不足以徹底擊破帝云防御...

    寧凡只準備動用三顆雷震子。他并不想取云瀟湘的性命。他今日來雨殿,不是來殺人的,只是想尋母而已。

    如今的寧凡,并沒有與雨殿鬧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否則他大可以召出散魔,血洗雨殿。

    寧凡還欠著雨祖的恩情,若可以,他不愿與雨殿反目成仇。

    頃刻間,寧凡已平穩了呼吸。

    他揚起雪白的衣袖,對準云瀟湘,嘆息道,“二皇子,寧某自問不是你的對手,但司天城禁地,寧某卻是非去不可,希望你不要繼續阻我,否則,寧某不會再手下留情,必定將你重創!”

    云瀟湘眼角一瞇,他看到寧凡從儲物袋里取出了什么東西,藏在袖中。

    本來還存了幾分戒備之心,但一聽到寧凡貌似狂妄的威脅言語,立刻將所有戒備之心拋諸腦后。

    眼中,漸漸不屑。

    手下留情?他堂堂雨殿二皇子,需要一個歸元小輩手下留情?

    重創?他堂堂帝云護體、碎三無敵的老怪,有可能被一個歸元小輩重創?

    寧凡果然很狂妄啊,不過是斬殺過蘭陵王而已,就夜郎自大到這種地步了么?

    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啊!

    云瀟湘是上天的寵兒,他有著自己的驕傲,決不信寧凡能將他重創。

    他屈指一點,萬縷神霞忽的凝成一個巨大的四色戰鼓,落在他的身前。

    那戰鼓之上刻滿了玄奧的符文,擁有莫測的威力,鼓身上下閃爍著耀眼霞光。

    云瀟湘手掌一揚,絲絲縷縷的神霞化作一根四色鼓槌,落在他的手中。

    微微冷哼一聲,抬手便朝戰鼓之上敲去。

    咚——

    一聲低沉的鼓聲,在一瞬間傳遍整個天云國!

    這鼓聲并不震耳,但席卷開來之后,卻震得一個個旁觀修士紛紛跌下云頭。

    一些修為不濟的修士,更是直接被震暈在鼓聲之中。

    旁人只是被鼓聲波及而已,鼓聲的攻擊,實際上集中在寧凡身上。

    在旁人聽來只算是低沉的鼓聲,落在寧凡耳中,卻和炸雷一樣響亮。

    這一聲鼓聲,暗藏著萬道神霞的全部威能。

    借由鼓聲發動霞攻,神霞的威力平添數成,非寧凡可以徹底擋下!

    寧凡握緊雷震子,沒有立刻將之祭出,微微一嘆,橫劍在胸,并抽身飛退。周身纏繞起無數金色劍氣,試圖借夏皇劍光護體。

    但當鼓音傳入耳中的一瞬,寧凡立刻感到一股無形的偉力轟擊在胸口之上!

    所有護體的劍光紛紛崩潰,寧凡猛地咳血,于長空之上連退二百步。

    唇角仍不住溢出血絲。

    “不過如此!”云瀟湘眼中譏諷之色更濃。驟然抬起鼓槌,在戰鼓之上敲下第二槌。

    咚——

    這第二聲鼓音,與第一道鼓音合在一處,鼓音威能卻是在一瞬間提升一倍之多!

    低沉的鼓音傳遍天云。更多的修士昏闕在這一重重鼓聲之中!

    寧凡處在鼓聲攻擊的中心,他能感受到這一聲鼓聲的威力有多么巨大。

    碎三境界之中,罕有人能無傷擋下這第二重鼓音!

    “碎!”

    眼中微微遲疑,寧凡略退半步。周身化作無數墨影消逝。

    但鼓聲一經傳來,震蕩天空,卻是硬生生在寧凡的本體震了出來。

    寧凡悶哼一聲,現身之時,渾身都已染血。

    在第二聲鼓聲之中,他受傷極重,幾乎殞命。

    他抬起頭,卻見云瀟湘第三次抬起了鼓槌,即將敲下第三槌。

    這一槌。云瀟湘敲得并不輕松。以他的修為。只足以施展出第三重鼓音而已。

    第三重鼓音,足以瞬殺任何碎三境界的修士!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云瀟湘冷笑一聲。第三槌落下!

    在第三槌落下的一瞬間,在場所有修士紛紛面色大變。

    咚——

    一聲鼓音傳開。整個天云國范圍之內,修為低于化神中期的修士,全部昏闕在鼓音之中!

    云清歌抬手護住身后的俞蟲兒,俏臉卻在聞聽鼓音之后,目光一驚。

    她是碎虛一重天的修為,僅僅被第三道鼓音波及,便感覺氣息微亂。

    她很難想象,位于鼓音驚濤駭浪攻勢下的寧凡,會是何等的兇險。

    若寧凡接不下這鼓音攻擊,定是非死即傷的下場。

    俞蟲兒俏臉慘白起來,她修為雖低,卻看得出這鼓音一聲比一聲厲害。

    第一聲鼓音便將寧凡擊傷,第二聲鼓音幾乎將寧凡滅殺...

    第三聲鼓音,寧凡恐怕接不下...

    “他有危險,我要幫他!!!”

    俞蟲兒腦海一片空白,有一個瞬間,她忘了自己有多么弱小,一心想要飛上天空,幫寧凡分擔一些鼓音攻擊,助他脫險。

    只可惜,鼓音的余波太厲害,早已將她的法力震散,根本飛不起來,身體根本無法動彈。

    因為有云清歌護著她,所以她才沒有昏闕。但想要援救寧凡,卻是半點也做不到。

    丹皇與云不舒皆是面色大變,他們自然看得出這第三道鼓音的厲害。

    第三道鼓音的威力,就算是他二人也無法攔下。

    他們自然不認為寧凡能擋下這種程度的鼓音,皆已做好了出手救援寧凡的準備。

    這二人,一個可算寧凡半個師父,且欠了寧凡救命之恩,自然不可能看寧凡遇險。

    另一人是寧凡父親的好兄弟,自然不可能看自己的侄兒死于非命。

    但二人還未出手,便看到戰場上的一幕巨變!

    雨皇同樣在等待,等待寧凡召出孽離,而后尋機壓制孽離,給云瀟湘擒殺寧凡的機會。

    若有機會殺寧凡,他自然不必多此一舉借助神獸之力。

    雨皇的袖中暗暗捏著大陣陣盤,片刻之后,又悄然取出一個古樸銅環。

    此環名為馭獸環,是一件對付妖獸的至寶。

    若寧凡召出孽離抗衡云瀟湘的鼓音,雨皇便會在第一時間暗中祭出馭獸環,暫時困住孽離,而后尋機將寧凡斬殺!

    “足以斬殺藤皇的碎五孽離么...”雨皇的眼中浮現出凝重之色。

    顯而易見,雨皇并無絕對的信心戰勝孽離。

    只可惜,他早已視寧凡為心腹大敵。回想起先代雨皇留下的那道卦卜,心中殺心更甚!

    當年在雨界凝出皇氣之人,便是阻礙他成仙之人,非殺不可!

    寧凡,就是那凝出皇氣者,果然還是需要早早除掉才好!

    雨皇在等寧凡召出孽離的一刻,出手偷襲。

    但出乎雨皇意料的是,寧凡根本沒有召出孽離的心思。

    戰場上,局勢陡然逆轉!

    第一聲鼓音來臨之時。寧凡退后了,受傷了。

    第二聲鼓音來臨之時,寧凡碎身躲避,卻幾乎隕落。

    第三聲鼓音比前兩聲更強。但寧凡卻不退反進!

    無形的戰鼓之聲化作狂風吹面,卻無法將寧凡吹退半步。

    寧凡望著咄咄逼人的云瀟湘,再不多言,抬手祭起一顆雷震子。

    旁人根本看不清寧凡祭出的是何物。但見一道掣電般的雷光一閃,重重鼓音已被雷光生生炸出一個缺口!

    “這是...雷震子!三界宗的雷震子!”

    云瀟湘面色陡變,在場少數閱歷不凡的雨界老怪,同樣面色劇變!

    在雷震子顯露威能之前,無人知此物厲害,最多只能看出這是一顆有些奇異的珠子。

    但雷震子一旦炸裂,太多人認出了此物來歷!

    此乃天仙界三界宗的鎮宗之寶,一顆雷震子足以瞬殺碎二修士,百顆雷震子足以讓散仙退避鋒芒!

    “他怎么會有此寶在身?!不過就算他有雷震子又如何?若只有一顆雷震子。是不足以抗衡本皇子第三重鼓音的!”

    云瀟湘心神略定。剛露出一絲輕蔑之意。下一刻,這表情便僵硬在他的臉上。

    所有的表情,都在下一個瞬間。化作一絲絲懼意!

    卻見寧凡繼而抬手,祭出了第二道雷光及第三道雷光!

    三道雷光一經炸開。無形的鼓音紛紛被震碎。

    而云瀟湘手中的鼓槌、身前的戰鼓,全部被炸地粉碎!

    戰鼓、鼓槌碎散成一縷縷神霞,重新聚在云瀟湘身前,徐徐凝成一片片四色帝云,護在身前。

    鼓音已碎,雷光卻尚未消逝。三道璀璨之極的雷光以駭人聽聞的速度,朝云瀟湘撲面轟來。

    云瀟湘目露怯意,匆匆飛退,并張開四色帝云的防御。

    瞬息之間,其身前共張開四色光幕,足以防御絕大多數碎三攻擊。

    但這四重光幕,卻根本不足以擋下三顆雷震子的攻擊!

    嘭!嘭!嘭!嘭!

    四聲碎裂的聲音在長空響徹,是云瀟湘四重護體帝云被破的聲音!

    寂滅的雷光化作銀色雷皇,將云瀟湘徹底淹沒。

    只一個瞬間,已將這自命不凡的天之寵兒重創,帝云半毀!

    噗!

    云瀟湘吐血不止,重重朝云山方向砸落。

    一個個雨殿修士皆是大驚,無人猜得到寧凡與云瀟湘的拼斗,會是以云瀟湘重傷落敗劃下句點。

    幾名云瀟湘的心腹下屬騰空而起,想要接住云瀟湘下落的身體。

    但這幾人方一靠近云瀟湘,立刻被云瀟湘體內無法宣泄的雷光所重創,紛紛吐血墜空。

    雨皇面色冷厲之極。

    他千算萬算,卻沒算到寧凡手中竟有雷震子這種至寶,根本不需借助孽離神通,也可擊敗云瀟湘。

    雨皇猛地抬手,朝云瀟湘方向連點十余下,指生雨芒,卸去云瀟湘的下墜之力,并略略封住云瀟湘體內肆虐的雷霆。

    這一刻,雨皇心中所想之事,并非擔心幾個兒子的傷勢。

    他心中所想的,只有一件事。

    寧凡果然非殺不可!

    若繼續放縱下去,終有一日,他會連滅殺寧凡的一絲可能性也失去!

    他可以忍受寧凡犯下的一切罪孽,對他加以包庇、利用。

    但他絕對無法忍受,寧凡是阻礙他成仙的那一人!

    雨皇眼中殺機一現,難道寧凡今日孤身一人深入司天境。若此刻他借助天云國護國大陣的威能,再借助馭獸環等至寶,未必不能除掉寧凡!

    若實在不行,就算強行喚醒神獸出關,雨皇也要殺了寧凡!

    雨皇暗暗握緊陣盤,正欲催動天云國的護國大陣。

    便在這一刻,寧凡自長空之上驀然回望,與雨皇對視!

    “我說過,雨不負我,我不負雨!”

    這一句話,好似驚雷一般,在雨皇心中炸響。

    這一刻,寧凡收起夏皇劍,一拍儲物袋,取出諸寶在手。

    在他右手握著的,是合計12顆雷震子!

    隨著寧凡一抬手,12顆雷震子化作12道雷光。盤繞在他的周圍。

    1顆雷震子,足以瞬殺碎二修士。

    3顆雷震子,足以重創桀自命不凡的云瀟湘。

    12顆雷震子,足以擊殺堂堂雨皇!

    在看到12枚雷震子的一瞬間。雨皇背心一寒,感到深深的恐懼。

    他有一種預感,若他膽敢催動陣光,對寧凡不利。寧凡便敢祭出12顆雷震子,將他瞬殺!

    不敢!

    這一刻,雨皇不敢貿然出手,與寧凡抗衡!

    這一刻,雨皇空前的沒有安全感,就算有護國大陣、馭獸環,就算有祭壇神獸,又如何?

    寧凡只需抬手祭出12顆雷震子,便可取走他的性命!

    殺他只在一念之間。他根本沒有開啟大陣、喚醒神獸的時間啊!

    雨皇眼中殺機頓消。取而代之的。是頹敗與隱忍之色。

    他不敢動手,動手必死!

    “他竟然還有12顆雷震子,他果然是對我手下留情了啊...”云瀟湘面色灰敗。驕傲盡失。

    他有四色帝云又如何,根本擋不住寧凡的雷震子轟擊...

    “雷震子!這么多雷震子!”一些雨界老怪面色驚恐之極。

    若寧凡催動所有的雷震子。足以將整個司天境夷為平地,此地所有修士無人可以生還!

    但更讓人驚訝的事情,還在后面。

    寧凡抬手一招,將十二道雷光收入袖中。

    再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塊銀色令牌。

    在這令牌出現的一瞬間,此地所有身懷雨殿血脈的修士,全部感受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壓,自令牌之中散出!

    面對此令牌,一些修為不濟的雨殿修士,竟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朝令牌跪拜在地!

    “雨皇令?!失蹤多年的雨皇令?!”雨皇大驚。

    “雨皇令?!隨父皇一并遺失的雨皇令?!”云清歌美眸亦是震撼!

    見此令者,如見雨皇!

    持此令者,方未雨殿真皇!

    “我,要入禁地!”

    寧凡的聲音響徹司天境,卻再無人敢嘲笑、質疑、反對。

    他連敗云瀟湘在內的四名皇子,更持有12顆雷震子,雨界之中,根本無人能阻他的腳步。

    他要入司天禁地,無人能阻!

    寧凡持有雨皇令,他的身份,幾乎堪比歷代雨皇!

    雖不知此令為何在他手中,但見此令者,如見雨皇。

    寧凡這一刻的身份,堪比歷代雨皇。

    他的身份,足以進入禁地之中!

    憑此令,他更可以輕易進入禁地之中,無須破開禁地封印!

    寧凡本不欲展露雨皇令,畢竟此令是從紅**皇的手上獲得。獲得雨皇令的過程,牽涉到偷盜遺世宮光**晶一事,不宜泄露。

    但此刻,寧凡顧不了掩飾什么。

    他只想要進入司天禁地,其他的事,一概不管!

    “帶路吧,帶我入禁。”

    寧凡自長空降下,步入人群,人群立刻兩散,好似躲避兇獸一般。

    寧凡步步朝雨皇走來,雨皇額角滲汗,感受到一股十分沉重的壓力。

    “罷了...本皇這便帶你,進入司天禁地。”雨皇勉強擠出幾道笑容,但這些笑容,怎么看怎么虛偽,怎么看怎么難看。

    “都散了吧。”雨皇擺擺手,頹然道。

    寧凡提前一步,化作遁光潛入司天境的地底。

    雨皇一咬牙,亦是化作遁光,隨寧凡潛入地底。

    離去之時,卻又生了邪念,暗暗道,地底祭壇有神獸蟄伏,不知可有機會滅殺寧凡...

    徒留下一個個雨界修士面面相覷,驚色未消。

    寧凡與雨皇的一場博弈,是寧凡勝了。

    大勝...

    寧凡神通驚人,更有皇令在身,雨皇根本不敢違逆寧凡的命令!

    雨界,要變天了。

    從今日起,雨界最強者不再是雨皇,最強大的勢力也不再是雨殿...

    云幽牧望著寧凡離去的方向,表情微微一松。

    在見到寧凡祭起12顆雷震子之后,他本來十分擔心寧凡會一怒之下覆滅雨殿、誅戮雨皇。

    好在寧凡并未在雨殿殺戮,倒是讓他心中一松。

    隨后,表情又患得患失起來。

    當年他曾奉某人之令,與寧凡一見,并試探寧凡。

    那時候,他是寧凡可望而不可即的碎虛強者。現如今,則是寧凡手下敗將,非寧凡一合之敵...

    “看走眼了...當年我還奉令試探此人,試探之后,卻告知‘道子’此人不堪一用。想不到...”

    “若有此人在,此次取圖之行或許會順利許多,但‘道子’那邊,人手已足,倒是不需要此人加入取圖的隊伍了。”

    “太古漁蓑圖...再有半月,便該去‘妖界北妖海’,與道子相見了,只為此圖!不知神虛閣那邊,人手是否也已找齊...”

    “若寧凡不滅雨殿,我便如約前往北妖海。若寧凡滅雨...我難逃一死,自然去不了北妖海的。”

    云幽牧望著司天城地底方向,忽的又有些擔心。

    這一刻,他第一次擔心自己的父皇萬一觸怒寧凡,會惹來滅殿殺劫,而他也將牽連受死。

    “但愿素衣侯的禁地之行一切順利,沒有變故才好...雨不負我,我不負雨。只要雨殿不負他,他便不會覆滅雨殿么...父皇啊,你切莫繼續得罪此人了,否則日后必悔!”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執魔相鄰的書:廢土法則八歲媚后賢妻有毒從武俠到玄幻郭嘉新傳霧神美女拯救攻略錢途寂寞官場終極魔武神盜墓盜到少林寺全能法神
贵州11选5走势图一定牛